素紙之冷酷異境
關於部落格
或許,英雄莫問出處
  • 12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朝春盡 - 悼念小孟(四之三)



赭紅如血的瀑布之下
, 是他寧可自己萬劫不復, 亦要拼死守護的人。

利刃如雨擊落
, 刺遍男人的身體, 他依然一手執劍, 一手執繩, 他放不開那相繫二人的手, 甚至, 不惜獨自扛起大地與蒼穹。

他是個不知痛楚
, 不知恐懼的男人。他是殘兵之首, 後世的人, 都叫他趙雲。

那天
, 燎原火手裏提着頭顱步入司馬府, 遙遙地, 小孟看見了, 他記住了為他復仇的男人的面容。

這個總是朝着對手桀驁一笑的男人
, 小孟叫他「小子」。

他倆的世界
, 從來就是一湖血泊, 那時的小孟, 唇角卻偶爾綻開明媚的笑意, 他與火的牽絆, 彷彿於漆黑之中擦出忽滅忽明的亮光。他總是為火做飯沏茶, 為他鋪墊二公子的任務, 為他療傷, 為他戚然, 為他的傷痕而心痛。

遷都前夜
, 洛陽董卓府內, 呂布倒於一位絕色舞姬之前, 看着拼命守護自己的男人, 一瞬, 小孟心動
而心酸
, 他想起了燎原火, 不禁喃喃自語, 兩個都是儍瓜啊。即使城傾在即, 火不走, 他也不走。

呂布奪權之後
, 火親自從張遼手中接回小孟, 在旁人注視之下, 小孟一臉理所當然地朝火伸出手臂, 火尷尬地說, 你真是個麻煩的人……

然後
, 他一手將他抱起, 宛如一雙一對。

他們曾宛如一雙一對
, 如此時日, 像是會延續至永恒。直至, 司馬懿要與江東孫家聯手, 要求火迎娶孫家小姐的時候。

新娘是孫策的姐姐孫淑
, 不為其他, 她是一個女子, 她有令兩家繁衍的本錢。

面對鮮血淋漓的現實
, 小孟過着以前的生活, 殺人、調藥、照顧司馬家的孩子, 同時, 司馬府上下, 正致力籌備一場政治婚姻, 嫣紅成雙的燈籠, 高高懸於廊道之上, 喜氣洋洋。

轉瞬, 皖城遍地屍橫, 火與一個自稱孫策的男人同陷絕境。咫尺之近, 一個忠肝義膽的男人, 成為主子的影舞者, 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

小孟領着援兵而至
, 他立於崖緣, 手持長弓, 面對千軍萬馬, 身影清麗而孤寂。

他遇上箭術與自己不相伯仲的甘寧
, 箭篙與劍刃, 一片血腥的錯亂, 小孟的手腕被貫穿, 一咬牙, 他豁出去, 掩護那將離他而去的男人。甘寧步步進逼, 挾着一句無心的話, 把小孟逞強的冷淡砸個粉碎。

開玩笑
, 怎會是個女的?

記憶
, 如粼粼流水之上一抺稍縱遽逝的華光, 凌厲刺人, 小孟曾捺下熾烈的嫉妒, 默默照料未來的新娘, 孫淑輕描淡寫地對他說, 開玩笑, 我怎會知道你的性別呢?

他一回來
, 勝負自有分曉, 鑲花銅鏡之前, 她驕傲地道, 唇角笑意如花。

於是
, 小孟把心一橫, 與甘寧一起摔下去, 他的腳下, 不再是赭紅如血的瀑布, 卻同樣深不見盡頭。

就在小孟的眼底
, 他瞥見火奔向自己的身影, 火投向甘寧的目光, 憤怒得熊熊燒燃, 一如既往。

他趕來了。

他抱住了小孟
, 千鈞一髮, 僅以一腿支撐兩個人的體重。他總是寧可自己萬劫不復, 亦要拼死守護他, 他倆就是一起活着。可是, 他卻無法與他長相廝守。

他怕他死不放手
, 一聲「婆娘」, 他已於願足矣, 剎那之間, 他作了決定。

他吻上他的唇
, 推開, 決絕地讓自己墮向毀滅。

火最後看見的小孟
, 笑靨嫵媚而哀艷, 教他永遠看不透他的絕望。崖上, 迴盪着火有如野獸的哀嚎, 聲音撕心裂肺, 熟悉的名字, 此時竟喊不出來。

雨後河水翻湧
, 火背影憔悴, 他說, 燎原火, 熄滅了。

他離開了司馬府
, 離開了所有兄弟。他唯一的奢望, 只想尋回他的屍首。

火重新幹起刺客的工作
, 龐統出現, 託他刺殺曹操, 他並不知自己已成連環計的一隻棋子, 間接為司馬家招來滅門之禍。

對於殘兵之首
, 一切駕輕就熟, 火於曹營蟄伏, 伺機而動。夜濃, 他瞥見一輛馬車, 彷似載着重要人物, 聽人說, 那是女人。重重的帷幕翻開, 確有一女子花冠華衣, 緩步而下, 縱遙不能及, 仍隱見她姿影嬝娜。

那竟是火熟悉不過的
, 小孟的身影。

火發足
, 拼命奔向他已尋覓多時的人, 身體動了, 他才思忖眼前所見是否可能。

就差一聲呼喚
, 一個觸碰, 火鳳燎原, 本該是一場虛夢。

偏偏
, 蒼天讓劉備活下來, 讓孫策崛起, 蒼天亦要小孟的復仇一再落空, 要火一再來不及搆住小孟。

所以火撞上了典韋。

典韋最後死於火手上
, 可一回首, 小孟蹤影已杳。那一邊廂, 小孟別無選擇, 只能與呂布同流, 從此, 註定了他逐漸消逝的命運。

迷糊之間
, 火夢到了往事, 夢裏的他, 一如昔日。

他依然尋尋覓覓
, 追趕活著的小孟。那曾於董卓面前婆娑起舞的舞姬;那曾於出生入死之間揪住他哭成淚人的弟弟;那一顰一笑, 都深嵌他心底的婆娘。

只是他再次於徐州錯過了。永遠的錯過了。

那天
, 冷雪猶自飄零。慘白的天地之間, 朵朵妖嬈的腥紅, 洇上他至愛的人的無名墓碑。

白門樓下
, 曹軍洶湧的暴怒, 帶來一世一生的訣別。波譎雲詭之後, 他對司馬懿僅剩切膚之恨, 他將一步一步, 走向皇座之上的主公, 直至彼此無以算計的糾纏灰飛煙滅。

整整一年過去
, 萬人塚的地獄景象綿延無垠。死者經歷風霜侵蝕、韶光洗禮, 面目早模糊如隔世, 他找到的, 只是一具又一具被棄於荒地的陌生屍骸。

千軍與萬馬
, 生不如死的至痛, 亦止不住他這趟漫漫尋覓, 直至最後。

他還記得
, 往昔瀰漫於夜裏的菜香, 他手裏刻不離身的彎弓, 那自他指間遽然消逝的清麗身影。小孟之於他, 超越俗世一切情的定義。

他還記得
, 為了他, 他總不惜讓自己陷於萬劫不復。緃然紅顏於今已成白骨。

此後, 世上留下的, 只有不敗的「趙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