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紙之冷酷異境
關於部落格
或許,英雄莫問出處
  • 12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朝春盡 - 悼念小孟(四之一)

一、白門樓下,一場犠牲


……偶爾有同齡的人, 以純真在路上相扶。但是我知道, 當他長大, 只會在洪流中變得混沌。」
在「火鳳燎原」的世界, 每個人都為一己野心機關算盡, 相比之下, 小孟實在單純得過份, 他加入殘兵, 服侍司馬一家, 不過望以殺戮償還恩情而已。


他過盡霸主沒落, 義者覺醒, 王者浴火, 還有他們底下的萬骨纍纍, 驀地回首, 四人已構成一段理不清, 剪不斷的宿命。夢如人生, 人生如夢。


刺客的歪路, 除卻了血泊, 無以期盼, 諷刺的是, 那卻是小孟短促一生最快樂的時光, 燎原火與他形影不離, 司馬懿縱桀驁不馴, 仍是個純真而富情義的少年, 還有郭昂, 張雷, 一班非親非故, 但情昭日月的兄弟。在他們眼中, 不論小孟是宦官, 是貂嬋, 是鄒氏, 或是刺客, 他都是個活生生的人, 有著大夥兒出生入死的日子, 在宦官受盡唾棄的年代, 他們是小孟唯一的棲處, 小孟為救燎原火, 身影消失於廬江的斷崖, 他們都悲痛不已, 猶如失去至親。


曾經, 司馬懿只求家族生存與錢財, 歷經火鳳燎原的夢, 他生出成帝成王的野心, 此時, 司馬家因許定許禇的挑撥遭遇滅門, 司馬懿再無後顧, 權力的慾望與復仇的慾望, 驅使他實行奇妙的計劃, 他要扶植一人取得天下, 再從那人手上奪去一切, 他選擇的那人, 正是曹操。


對曹操同樣恨之入骨的, 偏偏尚有小孟。


為著同一個仇, 小孟卻成了司馬懿的絆腳石。司馬懿說, 絆腳石, 只有一種下場。


這樣的男人眼中, 人再非人, 他漸漸忘了, 小孟曾一直隨他左右, 是他好友燎原火拼死守護的人, 他忘了, 小孟曾關切地輕撫他發燙的額頭, 自己曾穿着小孟做的赤松子簑衣, 唬退迷信的曹操軍, 他徹底忘了, 小孟從來只有為主子付出, 即使最恨被誤認作女子, 卻為了他化為艷絕天下的紅顏, 按捺著恐懼, 每刻於刀鋒之上忐忑起舞


曹軍攻下下邳主門, 呂布的霸主夢醒, 小孟、曹操、司馬懿, 三人終於相逢, 絕頂聰明的司馬懿, 預見小孟將來的行動, 咬著牙, 帶著盛怒, 他說他不需多添一條支線, 他決定了, 犠牲對他至忠至誠的人。


白門樓下
, 黑壓壓只有曹兵, 朔雪覆去萬籟之聲, 死寂一如深邃的墓塚。小孟蟄伏城樓之上整十五天, 只為等待蒼天給他一個答案。


白門樓上
, 司馬懿並沒現身, 可他為了讓青州兵將小孟置諸死地, 他不但告知曹操將有刺客, 還加上致命一戳: 刺客的身份, 是不應再存於這個時代的「宦官」。


於是, 那個刺客被長槍擊下, 長髮被扯, 裸裎的身體被拽過蝕骨的污泥與冰雪, 暴露出他最不堪的傷疤, 作為人的最後一點尊嚴, 遭踐踏得血肉模糊。張開眼眸, 他木然掃視圍住自己齜牙咧嘴的一眾男人, 直至看見賈逵, 他恍然大悟。


他始終沒恨那出賣自己的主子,青州兵咆哮暴怒, 他噙著淚, 伸出一隻無力的手, 請求司馬懿原諒自己。


純樸如赤子的忠誠, 最終讓他慘死萬刃之中。


殘雪之上, 一道血路迤邐悠長, 這是他的主子為他鋪排的路, 由他付上怵目驚心的代價。


司馬懿如願除掉了他的一條支線, 他從不回顧, 即使他的目光已混沌得異常陌生。


, 另一條支線, 卻亦悄悄因此而起, 那時, 他還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